「盛女」為何作戰?

最近,茶餘飯後,最常聽到的一個問題是「你有冇睇盛女?」。「盛女愛作戰」一個真人騷節目,講一班單身女性如何在導師的批評指點下,改造自己,以求覓得如意郎君。節目收視率很高,大家都熱烈討論著參加者的外貌姿態?哪個導師教的秘技是否有用?哪些參加者是否「做媒」?哪一個參加者會找到真命天子?

傳統社會,女性的命運無甚選擇,一生的成敗得失都要靠婚姻維持,故此「嫁人」成為人生必然安排,「嫁唔出」的女性就差不多沒有價值,故會被稱為「賣剩庶」、「攝灶隙」,都有剩下來、沒有價值的意思。

工業化及現代化的社會需要大量生產力,女性加入勞動市場,生活也就有了較多機會及選擇。加上40年代以後的女性主義運動,女性的教育機會、工作機會、社會參與包括投票權、資源使用等亦續步開放。女性總算是可以憑自己的能力,享受生活自主自由的權利。

可是,現代社會,對女性性別角色定形仍然強壯。看看電視節目、揭揭報章雜誌、上上網,你還是可以看到許多不平等的規條。譬如,未婚的成年女性叫「剩女」、「敗犬」、男性卻叫「筍盤」; 「高學歷」、「高收入」、「高職位」的女性叫「三高港女」,將未婚歸咎為女性個人責任。試想想,為什麼同樣是靠個人能力及付出去貢獻社會,女性的社會價值卻要受一些其不能自控或無關宏旨的因素被貶抑呢?標籤看似有趣,但卻是一把無形的枷鎖,壓抑女性自我價值及公平發展的機會。

別以為「男主外,女主內」這想法很老土,它仍滲透於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同樣是全職工作,家庭中家務及照顧子女的時間及責任,通常仍落到女性肩上,造成雙職婦女角色超載的現象。到現時為止,男女同工不同酬問題仍然未能消除。

作為一個講平權平等的社會,男女不平等現象,仍有許多值得我們反思的地方。可恨的是,這些對於女性價值不公平的說法及標籤,仍然不乏支持者,我們信手拈來就可以在媒體文字中找出許許多多的例子。

希望我們的社會能進一步突破性別角色定形,讓香港的女性(及男性) 按自己的能力、需要及生活環境自由選擇自己的人生道路,不需再為標籤爭扎,而為自己的生活而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