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醫生係唔係真係聼得精神病患者講嘢多令自己都黐線埋?

最近有立法會議員於立法會上形容拉布議員是精神病人,建制派是精神科醫生,指「聽精神病病人講得太多嘢,聽聽吓自己都黐線埋」。對此番謬論,香港精神科醫學院已經發表嚴正聲明,指那位議員歧視20多萬接受精神科治療的市民,更令未有治療的病人諱疾忌醫,又指扭曲及負面的言論只會令精神科服務百上加斤。另外,香港醫學會亦發表了聲明,批評該議員的言論不恰當和具侮辱性、歧視精神病患者及康復者、加重社會對患者的誤解、以及不尊重精神科醫護人員。醫學會更促該立法會議員應該要以身作則,支持精神病患者面對負面標籤和融入社會。

 

既然已經有兩個具權威的團體的發表了聲明譴責該議員及提倡反歧視,作爲推廣反精神病歧視的Teen使行動也無須在此花篇幅再次譴責任何人士。但你又是否知道,到底有沒有實質關於精神科醫生的研究,去支持或反對「精神科醫生係唔係真係聼得精神病患者講嘢多令自己都黐線埋?」。

 

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我們要看到底精神病是否可以由聼患者所說、模仿或傳染等跟患者接觸及互動的情況而引發。現時醫學界採用「生理-心理-社會環境模式」 (Biopsychosocial model) 去解釋精神病的形成,即代表精神病並非單一因素所造成,而是由以下多種因素互相影響而成:

 

  • 生理因素(biological factors):
    • 遺傳、腦部受創、藥物 / 毒品 / 酒精影響
  • 心理因素(psychological factors):
    • 性格(例如容易緊張、完美主義)、自信心低落、缺乏有建設性的處理問題能力
  • 社會環境因素(social factors):
    • 生活壓力、環境巨變、負面的成長經驗 (如長期受虐待、欺凌)、人際關係問題 / 缺乏社交支援

 

故此,跟患者接觸及互動,包括聼患者所說、模仿、傳染等途徑,並非引致精神病的其中一個因素。所以,該議員所說的話是毫無科學根據!

 

其實過往,外國也做過不少對醫生們(不止是精神科醫生,而是包括不同專科的醫生)精神健康(特別是抑鬱症)的研究。研究發現醫生們於一生中患上抑鬱症的比率跟一般人的其實沒有顯著的差別(約12%)。不過值得留意的是,醫生們的自殺率卻是比一般人的高出約1-5倍!有學者估計醫學界的文化可能不鼓勵有問題的醫生求助,最終導致高自殺率。例如醫學界鼓勵醫生們要常常保持堅強的形象,即使面對生離死別也必須撐下去,絕對不能表露自己脆弱的一面,故此即使醫生們患上抑鬱症也不去求助,以免被歧視。與此同時,醫生們普遍會擔心如果透露自己有抑鬱症,可能會被剝奪專業資格。以上因素都會阻礙有情緒問題的醫生們去求助,以致病情日益嚴重,最終可能引致自殺。

 

所以請記住,無論是什麽學術程度及行業的人也同等的機會患上精神病(不要以爲只有跟精神病人接觸的人有更大機會),而且千萬不要因爲害怕受到歧視而不去求助,因爲後果可以很嚴重的!

 

 

 

參考資料:

Bright, R. P. & Krahn, L. (2011). Depression and suicide among physicians: Stigma, licensing concerns, other barriers to treatment can be overcome. Current Psychiatry, 10(4). Retrieved from http://www.currentpsychiatry.com/home/article/depression-and-suicide-among-physicians/b1d152751a0bb7bf9e4c2b5aeb2a416e.html

 

Center, C., Davis, M., Detre, T., Ford, D. E., Hansbrough, W., Hendin, H., Laszlo, J., ... Silverman, M. M. (2003). Confronting depression and suicide in physicians: a consensus statement. JAMA, 289, 23, 3161-6.

 

Miller, N. M., & McGowen, R. K. (2000). The painful truth: physicians are not invincible. Southern Medical Journal, 93, 10, 966-73.